【耀南伊】冒险(全文)

  *cp为王耀x罗维诺·瓦尔加斯,又名番茄拌面组。


  *除了这对以外和其他人的关系大都为友情向/亲情向。然后其他cp自由心证。


  *以及,本家色差害死人。我琢磨了好久罗维的瞳孔色:(


  *非常规的王耀和罗维诺,ooc注意。


  ===


  “哥、哥哥?不行的话……就算了吧?”费里西安诺担忧地戳了戳罗维诺的手臂,而南意大利人现在处于呆愣状态盯着眼前的那支笔仿佛要把它瞪穿一个洞——

  

  为什么……会这么巧呢?

  

  在转圈之前周围的人就七嘴八舌商量好了惩罚——这笔尖停下来指着谁谁就向喜欢的人表白!

  

  无论是无聊地当红娘灯泡也好反正这惩罚就是这么定下了——而现在,被惩罚者是——罗维诺·瓦尔加斯。

  

  他的脑海里先是一片空白,然后不可抑制地浮现了一些让他感到羞耻的画面——南意大利人站在他日思夜想着的心仪的人面前,支支吾吾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啊啊啊啊啊啊可恶这个禽兽!我怎么会被这区区惩罚被难倒呢?不、不就是去表白嘛?我无所畏惧!

  

  “哥哥……”没有得到答复的费里西安诺愈发的不知所措了起来,他环顾一周而他们的脸上都浮现出一种微妙的神情。

  

  “哈、哈?”罗维诺眨了眨眼突然回过神来,双生弟弟担忧的脸让他是又好气又好笑,他装作不在意地大大咧咧地拍了拍对方的肩夸下海口,“没问题——不就是惩罚吗?我当然会遵守承诺啊——反、反悔的人是小狗!”

  

  “……”费里西安诺蹙了蹙眉,他真是太熟悉他的哥哥这样的表情了——每当对方口是心非地逞强的时候,他就是这个样子。而最终他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而世界的英雄很快回过神来窜到罗维诺身边大力地拍了拍南意大利人的肩笑的非常爽朗,“不愧是罗维诺!去吧——世界的英雄看好你哟!”

  

  罗维诺无语。

  

  “脂肪团子麻烦你不要在这里卖蠢了好吗——”伊万撇撇嘴一如既往地跟美国人抬起了杠,而对方也不出意料地反唇相讥,两人隔着桌子就是唾沫飞扬各种互揭对方的黑历史——

  

  亚瑟习以为常地啜了口红茶,优哉优哉地看他们争吵着——而弗朗西斯拍了拍身边的本田菊似乎是小声地说了句什么,日/本人似乎是一愣,一旁的路德维希的表情依旧沉着冷静——

  

  罗维诺四周环顾确认没有目标后稍稍松了一口气——他忐忑着,既希望那个人将他的表白当做真心实意却又害怕得到意料之中的拒绝——又希望那人将这当成是玩笑,然而松了口气之后却又非常失落。

  

  暗恋这种情绪折磨得他不上不下的,情绪随着那个人的动作不受控制地起伏着——南意大利人讨厌极了这种感觉,但却又无法避免地为此而感到煎熬的甜蜜。

  

  那么,他会怎么样呢?

  

  南意大利人思忖着如何表白——既然无法避免,那就去想办法应对吧!

  

  ===

  

  南意大利人捏着精心包装好的信封偷偷隐匿在墙边探出头来观察着不远处那抹红影——东方人和身边的人正在聊天,而谈笑间一向在旁人看来阴森可怖的东斯拉夫人却是开怀大笑——他有些嫉妒,又有点忐忑,说实在的他对这事能不能成一直没底——成功是他不敢期待却又希望的,而失败他将面临着的是……

  

  从此之后他可能永远没有悄悄观察那个人的机会,就凭着王耀的好性子他的人气从他进入学校以来在“最想嫁的男人榜”上就从来没落出过前五名开外——儒雅的东方人谈吐幽默又不失活泼,总是恰到好处地温柔体贴着你叫你懂得什么叫做真正地被人妥贴地宠溺起来——而王耀的厨艺又该死地好,在他第一次尝到时就恨不得咬掉了舌头——

  

  颜好腿长学习棒,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这么说起来罗维诺自己都要嫉妒了,上帝从来都不公正,不然瞧瞧那些天之骄子是怎么会有令人羡妒的天赋和身世的?

  

  再说了,这样的他或许也不会看上我吧?

  

  南意大利人想着就不由自主的有点难过,手渐渐收紧着在他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又连忙松开低头检查信封的完好——还好还好,就只是皱了点。

  

  “罗维诺?”

  

  他险些要蹦起来拔腿就跑了,可罗维诺到底还是记得自己此行来的目的,他硬生生忍住逃跑的冲动却又无意中将手里的纸抓得皱成一团——

  

  “你……怎么了?”

  

  夜半三更时思念呼唤着的人就在眼前,可罗维诺却是胆怯了——这有点不像他,但在那赤诚的爱情面前又有谁能把握好自己的心绪呢?

  

  “我、我只是来这边路过的而已岂可修!”

  

  话一出口南意大利人就后悔了,他慌张地抬头看了一眼王耀却见他没有不耐之色这才松了一口气——但随即他又紧张了起来,妈的,他妈的,自己为什么他妈的像个娘们儿一样磨磨唧唧优柔寡断?

  

  去他妈的,老子……老子无所畏惧!

  

  “我……”

  

  “你……”

  

  二人同时开口却又都下意识止住,他们四目相对着气氛诡异得要死。

  

  罗维诺感觉自己的勇气就像是指间流沙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流逝——不行,不能这么拖下去,南意大利人猛地蹦起来粗鲁地将那封自己花了一个晚上在自己弟弟的帮助下写上了组织优美的语言的信笺塞到对方手里便就真的跑了。

  

  真的是跑了。

  

  王耀一脸茫然地看着对方远去的身影,低头看了一眼皱得不成样子的信封突然失笑。

  

  这是给我的吗?

  

  他低头打量了一会米黄色的信封,边角处精美的藤蔓花纹无不透露出一股西洋范——而正中央端端正正地写着自己的名字。

  

  看来是写给自己……没错了。

  

  王耀想了想捋好信封拆开封口,正当他准备取出里面的信的时候东方人的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hey王耀你干嘛呢?”

  

  他下意识地抬手遮掩手中的信件:“阿尔?”

  

  “嘿就是hero!你……你在干嘛呢?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我告诉你!如果是那种违反规则的事世界的英雄将会代表正义惩罚你喔!”金发的美国男孩这么说着也注意到了对方的小动作,一边说着一边探头探脑地试图看清那个被遮掩着的东西却迎来中国人不冷不热地嘲讽。

  

  “琼斯先生未免多虑了——王某可是一直是遵纪守法的三好学生。”他并没有说谎——事实上王耀从小学到大学蝉联三好学生一直是个“奇迹”。阿尔弗雷德蹙了蹙眉更加坚信了对方有鬼随即伸手去夺那信封,“hero才不相信呢!王耀你一定是有什么事瞒着hero……有本事别躲啊!”

  

  “琼斯先生,你这是侵犯个人隐私权,王某没想到您自称英雄却连社会规则都记不清——”王耀向前走了几步使得依靠在他身上的阿尔一个踉跄勉强稳住身形,而他也转过身边顺势将那信封塞进裤兜边一步一步退后。

  

  “嘁。”阿尔见他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撇了撇嘴,但心中还是无法抑制地升腾起一股抓心挠肺的好奇——但他眉梢微扬突然露出一个大大咧咧的笑容,“王耀——你何必这么紧张呢?hero只是跟你玩玩——”

  

  “是吗,王某突然想起宿舍衣服还没收就先行一步离开了。”王耀扯了扯嘴角不置可否——他用膝盖想都想得出来这个一肚子坏水的美国人不会善罢甘休,但此刻他也只有顺着楼梯而下离开这个尴尬的境地。

  

  中国人转身就走。

  

  虽然戴着眼镜但视力良好的阿尔弗雷德看到对方裤兜里的信封冒出来边角就已经明白了什么——他吹了个口哨没去阻拦,心思缜密的美国大男孩结合先前的事已经将前因后果都串联着推理出最接近真相的结论——


  啧啧,没想到没想到。


  ===

  

  罗维诺·瓦尔加斯现在心里活像小鹿乱撞——忐忑得很,又期待得很。

  

  老实说他一直对“告白”那天的逃跑耿耿于怀,眼下已经过了一天了——他甚至现在都不知道,王耀那个家伙,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这个禽兽!

  

  南意大利人狠狠地骂了一句,又接着像是做贼一样时不时偷偷瞄一眼在不远处排队等饭的王耀。

  

  而他手中的饭,一口没动。

  

  “哟小罗维诺——”

  

  罗维诺一僵,他不用看都知道是谁——一定那个可恶的西班牙人!

  

  他就像是干坏事被人抓住了似的突然低头掩饰性地猛地扒饭。

  

  “……小罗维诺?怎么了?”

  

  安东尼奥不明所以地挠了挠后脑勺,端着饭在南意大利人身边坐下——他放下饭,也不吃,就以肘支地托着腮看对方狼吞虎咽活像几天没吃饭的样子——

  

  “哥哥~”

  

  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让罗维诺险些将吃到的饭呛到喉咙里——他不住地咳嗽着摆手扭头朝罪魁祸首露出一个无奈的笑:“费、费里西……”

  

  “呜哇哥哥没事吧?”意大利人紧张兮兮地抓住他的肩膀给他顺背,“对不起!我、我……”

  

  “喏,水,先喝一口吧。”西班牙人想了想将自己的水杯递了过去,而罗维诺也不顾是谁了夺过就是一通灌——

  

  “哈……得救了。那个……谢谢。”他长舒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别别扭扭地朝西班牙人道了谢继而又去安慰手足无措地费里西安诺,“我没事的,只是下次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突然地——话说那个土豆混蛋呢?”看到对方哭个不停无奈转移了话题。

  

  “嗝……路、路德?他有事啊……”费里西安诺顿了顿还没刹住又打了个嗝,眼角红红的样子让罗维诺失笑地抬手去拭他的眼泪:“行了,坐下吧……话说你的那份呢?你不吃了吗?”

  

  “没有……王耀哥哥说要帮我一块把饭打来!”费里西安诺抖了抖呆毛笑的一脸灿烂,也不没注意到罗维诺的身体徒然一僵就蹦蹦跳跳地坐到了一边。

  

  而安东尼奥看着意大利人很快就阴转晴的样子感慨万分。

  

  “他真是一个好人,他还帮我绑鞋带!之前真是吓死我了……差点以为不能来吃饭了……”费里西安诺滔滔不绝地说着但南意大利人一句话都没听进去——他的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啥?那家伙要来?

  

  岂、岂可修!话说老子怎么面对他啊?他妈的之前还给了他情书……之前上面写的内容现在想起来真是羞耻爆表啊!那封缠缠绵绵而又肉麻到死的东西……不不不是老子写的!

  

  总、总之先,先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罗维诺咬着下唇扭回头抓住筷子一下一下地戳在饭盘里的番茄片上,那块可怜的东西很快就被戳成筛子,其间鲜红汁液四溅的样子真是让安东尼奥看不下去了:“小罗维诺……不可以这么玩弄粮食啊!”

  

  “岂、岂可修!要你管!”南意大利人一个激灵停下了手,瞅瞅那块番茄片也有些后悔但还是死鸭子嘴硬地小声反驳。

  

  “小罗维诺……呀!王耀来了……中午好啊好久没看见你了!”

  

  “哈、哈?”

  

  “ve~王耀哥哥!”费里西安诺循声扭头看见东方人就是眼前一亮,兴奋地朝他招着手——殷勤的样子让安东尼奥看了都有点吃味,而罗维诺则是像是被加持了“僵硬buff”一样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对身后的人的渐渐靠近显得紧张极了。

  

  可可可可可恶!

  

  说什么要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老子他妈的做不到啊!

  

  怎怎怎怎怎么办!

  

  “这份是你的。”王耀步至双生兄弟座位的中间,倾斜身体将一份饭盘放到费里西安诺的面前——他的突然插入让罗维诺下意识地别过头去逃避与对方的亲密接触——

  

  而他温润的声音由于近在咫尺的姿势就被南意大利人听了个清楚——他还从未和东方人如此接近过——这使他的耳廓都微微发红。

  

  “啊啊王耀哥哥你真是一个好人!谢谢!”而这边意大利人展开双臂就要对王耀来一个热情的拥抱——而王先生哭笑不得地摆了摆手,“等等……你的感谢之意我收到了……我还拿着东西呢。”他扭过头看见别过脸去的罗维诺又是一愣,“嗯?那个……不介意我在这里坐下吧?”

  

  “没关系没关系!”安东尼奥没等罗维诺发话就满口应许,南意大利人又是难堪又是紧张——妈的这顿饭还能不能好好吃了!

  

  “嗯嗯!”费里西安诺咧嘴一笑举起勺子,“那我就先不客气地开吃啦——”

  

  “吃吧吃吧。”王耀走到另一边将托盘放下也随之落座。

  

  “嗯……罗维诺你怎么了?”安东尼奥吃了一口,咀嚼着余光扫到一直保持脸朝向自己的南意大利人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什么,茫然问道,“不好吃吗?”

  

  “没、没有……”罗维诺舔了舔嘴唇,又低着头别了回去安静吃饭。

  

  而一直有意无意关注着这边的王耀若有所思地拨了拨餐盘中的番茄片。


  ===


  饭后,某棵树下。


  “……”


  罗维诺惊疑不定地看着对面单独把他叫出来的人——他犹豫着想先说些什么,然而最后却什么都没说——瓦尔加斯先生的注意力不由自主地放到王耀的眼里——斑驳树影洒在自己的身上,而对方那双清澈的眼眸则完完全全地将自己镌刻其中——


  那片纯粹的黑色。


  该死,他的眼睛该死的好看。


  在被这双好看的眼睛的注视之下,罗维诺感觉他整个人要烧起来了——耳根处烫得要命,而他的心里也在打着小鼓——妈的,他、他到底要说什么?


  “实在对不起。”


  王耀终于开口了——语气有些歉意。


  南意大利人一愣,顿时如遭雷击,心都凉了大半。


  他、他该不会?


  不、不,不是我想的那样……


  他咬着牙拼命反驳着脑子里不断冒出来的悲观的声音。


  ——尽管事到临头,但是他还是不相信这个残酷的事实。


  “我觉得,我没有你所希望的那样喜欢你。”


  嗯……嗯?


  “但是……”


  但是?


  “我觉得我们可以试一试。”


  王耀看着他,中国人脸上还带着狡黠的笑,像是和他玩了个绝境逢生的把戏——


  “哈、哈?”中国人说了他期待的话,但罗维诺却不敢置信,这大起大落宛若过山车一样——他感觉心脏有些不好,心里那块大石头吊在半空晃晃悠悠地没个实处——他咽了口唾沫追问道,“你,再说一次?”


  “我觉得,我们可以试一试。”


  王耀没有嫌烦,只是笑吟吟地重复了一次。


  罗维诺终于放下心来,松了一口气,但看对方笑吟吟好像很开心的样子还是忍不住有些恼羞成怒狠狠地骂了一句:“你,你这个混蛋!”他随即猛地扑到了中国人怀里惹得对方一僵:“罗、罗维诺?”


  “混蛋混蛋混蛋——!”


  ===


  <附>表白的那个晚上另一个当事人心中所想√


  王耀在此之前,其实是认识南意大利人的。


  那次是一个星期五的下午,他因为美食部的一些事务忙碌着耽搁了时间,而出校门的时候天色也早已转暗——于是他琢磨着进了小巷打算抄个近道回家——小巷给人的印象一般是狭窄,偏僻,几乎是所有事发时的最佳作案场所——因此就算能省点走路的时间,王耀或上学或回家总是愿意走正道的。


  至少能少些麻烦。


  中国人边走着边回忆了一下以前下厨的时候不小心切到了手指,回去做饭被发现后全家上下紧张兮兮的样子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咚”。


  王耀耳聪目明自是捕捉到从小巷尽头吹来的风所送进耳畔的细微声响——他警惕起来停下了脚步,集中精力去捕捉、分辨声响。


  会不会是错觉?


  ——“碰”。


  不会是错觉了。这次伴随着闷响的是隐隐约约的人声,他稍作迟疑还是循着声音而去。


  左转直行,拐了个弯,声源近在咫尺,王耀停下脚步在心里打着拍子摸准了时机探出头去。


  ——一个身材清瘦的褐发少年背对着自己伫立在小巷口。


  “以后再敢打老子弟弟的主意——小心你们的腿。”


  带点狠戾和自信的话传入耳中——少年嗓音清澈,却刻意放慢语调压低声线一字一顿地威胁对面的人。


  他这才注意到不远处的三人——他们各个头顶杀马特造型,衣冠不整各具“特色”——眼下他们听了那少年的话,青一块紫一块的脸上都露出惊惧又忌恨的表情,领头的人咬着牙回头像是和其余二人说了些什么,接着他们就扶起这人狼狈离开。


  一切都被王耀收尽眼底。


  他大致通过现有信息推测出了前因后果——这群流氓地痞盯上了这少年的弟弟,可能是做了什么,导致少年在这把他们打得东倒西歪——


  由此可见身手不错。但……还是太年轻。


  王耀摇了摇头。


  一看那些混混就是不会心甘情愿咽下这口气的人——而这次过了,下次他们肯定会拉人再找麻烦。


  这么想着中国人秉承着善意还是开口提示:“他们肯定会再找麻烦的。”


  “谁!”那人一惊迅速扭头——色泽若枝头上初绽的嫩芽般的眼眸引入眼帘——而自头顶窗户倾斜而出的暖光则是在其中洒下了星星点点的金粉——漂亮得让人惊艳的神彩让人移不开眼。


  王耀一时怔忪,但由于先前准备好了措辞因而受到询问下意识地就说了出来:“路过的……人。”


  “哈?老子凭什么相信你?”少年抱着双臂警惕地退后了几步,眯起眼死死地盯着那个由于天色和位置模糊了神色的人——


  而人由于移动眼眸也没了先前的效果——中国人突然回过神来,不由得扑哧一笑——笑的是自己居然会因为‘美色’而失神——而他却是误会了什么更加紧张:“你笑什么!”


  “不……没什么。”王耀连忙收敛了笑一本正经地答道,“总之你还是小心一点吧,先走一步。”


  说着他就真的转身离去。


  而后来的事他也没有注意去看——先下回想起来也是一笑。再后来就真如自己所言他被人找了麻烦——也算是他走运,自从那次开始中国人就莫名开始留意那条小巷——因此也顺理成章地将他救了下来。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


  王耀忍俊不禁地将信放好打算找个时间和南意大利人说个清楚——


  他虽然不是同/性/恋,但是个双。


  双性恋那个双。


  而自那次以后他就一直注意着南意大利人——他觉得,或许也不是不可以,试试?


  说非常有点早,但也有点喜欢,那个傲娇的,变扭的,坦率的,护短的南意大利人罗维诺·瓦尔加斯。


  毕竟他挺可爱的。


  虽然用可爱来形容一个男人实在有点不合适,但除此之外他却感觉没有别的词可以形容南意大利人在他心中的感觉。


  ===


  <附2>现在的王先生的想法


  王耀半托着腮,看着南意大利人趴在桌子上睡得极沉——罗维诺的睫毛不长,但非常浓密还有点乱翘,搭在眼睑上一颤一颤的,衬着西方人格外白皙的皮肤,泛粉的唇看上去极为诱人。


  他想了想还是忍不住想做些什么,于是伸出食指轻戳了戳对方的脸颊迅速收回。


  “唔……”南意大利人蹙了蹙眉,抿起唇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换了个地接着睡——那一副赶苍蝇的架势让中国人哭笑不得。


  不过……好可爱。


  王先生捂着自己被萌到的心又转到另一边捉弄他可爱的小男朋友。


  =end=


  全文字数:6515


  #越写越崩系列#


  尽管这样还是写着写着被喂了一嘴狗粮。


  数了数我这算是第三个完结的坑……了吧?总结出一个经验,就是写文一定要一次性写完。


  不然的话……像我这种懒癌拖延症晚期真是生不如死:(卡的萎萎的。


  这篇文喂给那位在点文下面催更的小姑娘( @Chiara·Vargas ),顺便奶一口还在考场前线的共勉。


  给各位看到最后的小天使比个心。


评论(28)
热度(56)

© Hot Chocola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