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黯主燕雁】年度宫闱大剧

攻受向不是很明显,无逻辑片段随意穿插,大概是架空,皇室儿女间那些不得不说的事。

给某人的迟来的生贺 @穆衍 

看不懂……可以试试问我?

质量糙又不好吃,凑合吧。

占tag致歉。

===

(一) 

因为双子是不祥之兆,所以我注定是你的影子,他的红眸隐在暗处,虹膜上却点缀着星星点点来自殿外照耀进来的光线。

他注视着皇座上身披黄袍器宇轩昂的太子,那眼神本该凉薄得让人心惊,但看向那抹明黄色的身影却莫名憧憬。 

脑海里依稀浮现以往二人并肩而立的身影——他笑着,拥有为之倾心的风趣气度,举手投足间无不是一派优雅闲适自有一股风流潇洒。

而现在,他只是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

(二)

 她没想到王纤若会这么愚蠢。
就算是自小被琦贵妃膝下养大也不至于如此没头没脑?明知道自己的母妃生前是皇帝最宠爱的妃子,先下那么一分注意圣宠也总该在她身上——何人不知母妃和琦贵妃生前形同水火?怕不是母妃的逝去都被很多人怀疑到她的头上罢?
既然如此还不知情形对自己动手——可她做了,下手了,但就是是她不懂琦贵妃还不会阻拦她?还是说,她这次是被何人拾掇着隐瞒了贵妃被借刀杀人?
总之……她不能死。
无论是为了母妃,还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她。
锋利的指甲早已掐进掌心只为了催促自己,挽在手腕的层层叠叠的艳丽衣袍被利刃连着皮肉切合着露出了浅浅的红色伤痕——那疼不怎么厉害,就好像水似的,细细密密地渗透包裹着神经让人后知后觉地感受到那臂上渐渐流失的血液和刺疼——
她即使失宠过,但到底是皇上的女儿,哪里会体会过这切肤之痛?
王春燕脚步踉跄,紧紧咬着牙听着身后传来的破空之声心下一横猛得扑倒让那利刃砍了个空,她也不管身上厚重的衣裙了,又紧接着朝右猛得打滚试图躲下接下来的竖切——
但到底还是打散了发髻,冰凉的刀刃几乎是贴着脸颊擦过——细皮嫩肉的公主几乎是汗毛倒竖——她从未近距离体会过死神的威胁——
这怕是比那宫中杀人不见血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要直接的多,也要吓人得多。
她知道她坚持不了多久,王春燕只能寄希望于能有人发现她的消失。
哪怕,这希冀微乎其微。
她猛地翻滚着几乎失去了方向感手臂掠过地面那些碎叶黏上衣袍有些溅到了伤口里但紧迫的危机感使她无暇多虑而是有点忧愁地担心着接下来的事——这林子不大,空地也少,怕是很快就要撞树了吧——
碰的闷响,她终于还是转到了头。

她咬牙爬起却又被人踹翻在地,头磕到了地上使耳边响起一阵轰鸣——肩膀被人屈辱地踩踏着而王春燕在逆光中只能看见那人凶神恶煞的眼神——

视线模糊模糊,像极了一层雾蒙在眼前。

此刻,便是睁着眼也无济于事。

事到如今,王春燕也只能不甘心地闭上了眼。

她,还是要死了吗? 
可以……见到娘了吧?不过自己怕是要被她狠狠责斥废物了吧? 

罢了罢了,黄泉路尽头她怕是也不会来找我,估计是和十二皇叔一路恩爱缠绵地牵手共赴轮回吧——

凄凉惆怅的自怨自艾的情绪填充了这个年幼失母的少女的心房,她终究只是一个强撑着没有让厚重黑暗的气氛压在她心上的孩子——可现在,生死关头就在眼前,脆弱的心理防线被顷刻突破——

眼角有些湿润,她觉得她一定是哭了。

突然砸在身上的重物让王春燕猛然回神,脸上的悲伤之色尚未褪去余光一扫身上的东西不由得一惊——那不是之前那个刽子手吗?

再抬头就只看见一身朴素白衣手持木棒的少女面容冷漠地斜睨着她。

“看来,我倒是白救你了——没甚?就走吧。” 

(三)

 她说,他对那远在高处的人有着不为人知的憧憬,向往,甚至爱恋。
王黯听着那个身着墨蓝宫装的少女看似漫不经心的话,向来面无表情的脸上却是渐渐展开一个与之不符的散漫微笑。
他说,大概吧,忠诚使我始终追随着他的方向,到头来,我已经分不清,那是单纯对信仰的忠贞还是对哥哥诚挚的感情……又或者是在这宫闱之中最虚无飘渺的爱情。
王秋雁轻轻巧巧地抬了抬眉梢,斜睨过来晕染了浅蓝胭脂的眼角微挑,眼中的诧异渐渐糅杂成一种更为奇异的情绪。
她笑着,摸了摸他的头,也不顾弟弟的不满,轻描淡写地道。
这没什么,我也喜欢她。
王黯知道,她指的是谁。


评论(6)
热度(47)

© Hot Chocolate | Powered by LOFTER